科创板百日疾行:上半场筹备 在线证券配资服务冲刺近尾声 下半场定价交易唱主角

  万千期待中,6月5日科创板终于迎来了第一批上会的企业,微芯生物、安集科技、天准科技3家企业接受科创板上市委的审议,没有出乎市场意料,首批三家企业均顺利过会。

  如果以3月1日上交所正式发布《科创板股票上市规则》等六项基础性框架性制度算起,截至今日(6月5日)首批企业上会并且过会,科创板“开门迎客”已接近百日。

  短短百日,科创板筹备工作已经对资本市场各方面产生了明显的影响,包括 IPO审核、申报节奏、《证券法》修订草案三读加速等短期变化,更为重要的是一些长远的影响,例如树立和强化了资本市场服务科技创新新趋势、监管逻辑更加重视市场化规律等。

  但以首批企业上会并且过会为节点,仅是科创板完成上半程筹备冲刺,接下来将是以路演、定价、发行、交易为主的下半场,市场也更加期待这些环节科创板的规则将带来何种冲击。

  制度改革的“锚”

  对于资本市场改革而言,科创板设立并不仅是交易所为支持某一类企业新设立的板块,毫不夸张地说,科创板承载了近十年以来资本市场多项改革的希冀。

  因此,多位学者和资深市场人士都认为,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就如同抛出了制度改革的“锚”,未来很长一段时间资本市场的改革都将由“锚”的位置扩散开来。

  近日证监会主席易会满接受采访时也阐释了类似的观点,他表示科创板是资本市场改革的“试验田”。证监会将对科创板的创新和运行情况进行综合评估,推动形成可复制、可推广的经验。

  而就在这百日里,科创板一些外溢的改革影响已经出现。最有代表性的莫过于是对 IPO 审核理念以及企业申报选择的影响。

  在科创板倒逼下,IPO审核监管思路向前迈进了一大步,公开透明的审核理念正在逐渐取代此前发审制下通过非公开方式窗口指导优化发审的思路。

  3月25日,证监会更是用实际行动向市场宣告了这一改变,正式发布了《首发若干问题解答》,也就是市场之前俗称的“IPO51条审核红线”(包括《首发审核财务与会计知识问答》、《首发审核非财务知识问答》两个文件),在最新发布的版本中,由此前的51条优化成为了50条(下称IPO50条)。

  对于《首发若干问题解答》的发布,证监会发行部相关负责人则表示,此举进一步推动股票发行工作市场化、法治化改革,增强审核工作透明度,提高首发企业信息披露质量。

  “IPO审核新50条体现的是一种进步,最大的进步就在于公开化、透明化。”资深投行人士王骥跃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这项变化无疑和科创板有着非常明显的关联,因为在证监会公布 IPO50条之前,3月3日以及3月24日,上交所先后发布《上海证券交易所科创板股票发行上市审核问答》《上海证券交易所科创板股票发行上市审核问答(二)》。

  仔细阅读上交所发布的这两份文件可以发现,科创板上市审核问答正是脱胎于“IPO51条”,科创板公开审核红线,明确监管预期,为了不存在制度套利和明显的监管双轨化运行,证监会发行部也紧跟着公开了IPO50条。

  另一方面,在科创板整体审核理念较此前IPO有很大变化的情况下,对IPO审核也造成了影响,例如过会率和企业申报数量,在科创板“开门迎客”这百日中出现非常明显的变化。

  2018年IPO审核趋严,一段时间内过会率甚至持续维持在60%左右,接近200家企业撤回申请材料。

  而在这一百日中,IPO 审核通过率较2018年出现了明显的变化,过会率大幅上升,更加值得注意的是,近7周时间里发审会全部出现了“零否决”,18家企业顺利过会。

  另一项科创板影响的重要改革即是《证券法》修订工作,数年以来由于多重因素影响,《证券法》修订停步不前。在科创板筹备设立期间,《证券法》修订草案终于完成三读工作,距离正式完成修订再进一步,修订加速背后也体现了各方面为护航科创板顺利设立做出的努力。

  对此多位学者也表示认同,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吴晓求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注册制上的科创板要想成功,就要对包括刑法、证券法,甚至公司法在内的很多法律进行修改,要做充分的法律准备,否则科创板会出现问题,必须从法律层面保证科创板制度的成功。”

  根据记者梳理,与修订草案二审稿相比,三审稿重点也正是根据股票发行注册制改革试点的进展,增加关于科创板注册制的相关规定,同时根据市场改革实际情况对其他相关制度进行适当修改完善。

内容转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
本文地址:https://www.veryangrytoad.com/pzzx/2019/0606/10338.html